我的禁足 你的自由——卡昂结夏安居放生

  1. 首页
  2. 学院动态
  3. 正文

我的禁足 你的自由——卡昂结夏安居放生


       藏历木羊年6月,卡昂寺迎来一年一度的结夏安居法会。
 
      安居,梵语 va^rs!ika 或 vars!a,意译为雨期。为修行制度之一。
      在印度,雨季长达三个月,佛陀乃订定4月16日至7月15日为安居之期。因雨季期间草木、虫蚁繁殖最多,恐外出时误蹈,伤害生灵。在此期间,出家人禁止外出,聚居一处精进修行,称为安居。安居的首日,称为结夏;圆满结束之日称为解夏、过夏。
     而汉语意境里的安居,是安定的生活,所谓“各安其居而乐其业”。法会期间,唐巧奥萨堪布带领僧俗弟子在卡昂寺前、多柯河畔放生——自此,几十头牦牛,成百上千的鱼儿,得到安定无惧的生活自由。
 
上师开示:
 
      佛陀告诉出家人,不可伤害众生,而夏天小虫子比较多,倘若不安居而到处走动,则很容易误伤它们。另外,如果不进行结夏安居,那么外道会诽谤出家人伤害众生、不爱护众生。这也是佛陀要求出家人结夏安居的一个原因。
      结夏安居期间如同闭关一样,不能外出,也不能在外过夜,如此戒律会非常清净,利于闻思修行,功德会得以增长。在此期间,出家人也可以忏悔,破戒的过失和罪业都能忏悔清净。
      在安居期间与僧众结缘的众生,如随喜、供僧等,都能获得解脱。
      而在安居期间放生就更加殊胜,因为佛陀要求安居的目的就是保护生命。平时我们放生,如果发心清净,真正为众生发起菩提心、慈悲心,放生功德就会很大。(其实做很多功德,和发心很有关系。)而安居期间放生,因为所有僧众一起发菩提心、发愿,此功德非常之大,即使发心不清净也会有很大功德,自己的修行也会更加清净。
      关于放生的功德,佛经里讲了很多。放生,生生世世都能健康长寿,同时可以遣除自己前世今生杀生的恶业。杀生的恶业罪过极大,而清净这些恶业的最好方式就是放生,包括堕胎等罪业,都可以通过放生而得以清净。


牦牛得安乐获解脱

扎西旺姆·昆明

 
 
 
       “我安排了两个僧人从果洛州买了放生的牛!平安回到卡昂了。”唐巧奥萨堪布在微信中说。
        藏历7月15日(公历8月29日),阿弥陀佛节日,同时也是结夏安居殊胜吉祥的日子,做任何善业,功德成百万倍。慈悲的堪布安排弟子买下20多头牦牛,准备放生。
        藏地著名空行母根桑曲珍游行中阴教言《深道总集空行耳传深义莲花心滴》云:“一切高贵卑贱众,今生来世安乐法,无此放生更殊胜,转绕瞻洲之功德,等同放生一牛犊,念诵七亿观音咒,等同放生一小牛,吾至阎罗境见此,今莫忘失空行语,厉力放生牛犊等,乃有无量功德也。”根据《俱舍论》说,所放众生躯体愈大,其功德也越大,宰杀愈粗大之有情,其过患亦更大,因为身体大者,有粗相之苦乐感受。
 
 
 
        藏历7月16,上师带领众弟子,在卡昂寺附近放生。八月的藏地,草长莺飞,绿意盎然。二十多头牦牛系上五彩哈达,悠闲自在地踱步,吃草。上师带领僧众念诵不动佛心咒及普贤行愿品回向给这群幸福的牦牛,在久久回响的庄严妙音中,它们被喂食甘露丸……隆重的放生仪式,为牦牛们种下解脱的种子。
      这群被戴上标志的牦牛后被牧民领养,永远不再担心被屠杀,可以一直生活在这美丽的草原上,直到自然死亡。
      寺院放生的牦牛既可接济贫苦的牧民,而牛奶中提炼的酥油,又送到寺院在佛前供灯。所以救助放生牦牛的功德很大。
      当日,卡昂寺来了十多位牧民。他们以前都卖过牦牛给屠宰场,深感罪孽深重,他们在上师三宝前忏悔,发誓,以后绝不再做这种间接杀生的事情,哪怕生活所迫也不再犯下杀业。

 
        在参与放生的行动中,真正去培养慈悲,真正去解救生命,真正去为众生皈依、念佛、忏悔、回向,真正去体会众生平等一如、皆具佛性、皆能成佛的道理,真正做到自利利他,这样的修行才能真正得到利益。
        愿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,尽己所能的发心捐款放生牦牛,大家齐心协力,让更多的牦牛等众生得到救度,离苦得乐,往生净土。




杀一动物如杀一人

扎西彭措•武汉
 
      
 
 
         “天苍苍、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,辽阔的草原,天高地远,山脚下开阔的草地上,聚集着许多僧众和村民。
       眼前一头牦牛,宛如一位憨厚老者,静静站着。我盯着它的眼,它也默默望着我。突然觉得,也许,它的前世是一个人,而我的前世是一头牛,只不过是相同的灵魂包裹在不同的躯体内而已。每杀一动物,如同杀一人。
      为什么要放生?
      为了保护生态平衡?为了弥补我们的过失于万一?也许,最主要的是为了唤醒人们爱心和良知,长养我们的平等心,慈悲心,让我们不断积资净障,最终升起真实无伪永不退转的菩提心。
     地球是人类的家园,这个家园曾经美如天堂。日月星辰,江河湖海,花草树木,飞禽走兽,万象纷纭。但如今,山荒芜了,水污染了,树木砍伐了,天空中布满雾霾。人类的贪婪与过度攫取,让这一切变得面目全非。
     我们口口声声说动物是人类的朋友,却餐餐以自己的朋友为食,甚至将某些动物吃得几乎断子绝孙,何其可笑!最初,人类打猎是为了生存,但今天,食肉不再是为了生存,而是为了享受。有些人每天大吃大喝,几乎都是肉食为主,体检时抽出的是“牛奶血”。“牛奶血”又叫“乳糜血”,是我们所吃的脂肪经过消化、吸收后,变成细小的乳糜微粒进入血液,乳糜微粒多到一定程度时,血清就由清澈透明的淡黄色液体变成乳白色的黏稠液体,会引发诸多病症。因此,且不说“杀人偿命、欠债还钱”的因果,仅从自身健康的角度来说,人类是不是应该口下留情? 
      切菜的时候,划破手指,稍许的伤害,我们就不堪忍受。当我们将动物扒皮抽筋、开肠破肚的时候,面目何其狰狞?在动物的眼中,我们与凶神恶煞有何区别?
     人类渴望生存,却肆无忌惮地剥夺动物们的生命。口似鬼门,齿似铡刀,咽喉就是幽冥路。人活一世,究竟要吞噬多少动物的生命,来养活一条人命?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,人类不应将自己的享受,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。对人如此,对动物也当如此。
     “你放过生吗?” “没有。”
     “你杀过生吗?” “很多。”
     那么,今天就让我们来一起放生吧。



游向多柯河的鱼

扎西卓玛•昆明

 
        结夏安居法会是卡昂寺夏天最大的法会。在这一个半月的时间里,出家人不能外出,每天都要到大经堂里为众生念经祈福。与往年不同,今年的结夏安居法会我们和卡昂的孩子们一起在多柯河边放生。这可是孩子们第一次在日夜陪伴他们的小河边进行大规模的放生。
 
       清晨,秋让师兄在色达县城的菜市场已经开始采购。中午,满满两大车鲜活的鱼儿和泥鳅在师兄们的护送下,历经150公里的崎岖山路,终于到达学校旁的多柯河边。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拿着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小盆,在老师的带领下,排成两排长长的队伍,从大卡车旁一直排到小河边。孩子们各自准备的小盆花色繁多、款式各异、大小不一,有塑料的、铝的、铁的、不锈钢的、搪瓷的……红的、蓝的、绿的、黄的……最小的一个孩子,排在队伍里看看其他孩子的小盆,害羞地把自己带来的小碗藏进了怀里。在海拔4000米的草原上,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哪里经历过这样的放生?
 

 
 
  从车里打捞出来的鱼儿,分别装进了孩子们的一个个小盆里,顺着队伍朝着河边的方向一个一个传递过去。孩子们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放生活动,又兴奋又激动。当每一个小盆传递到自己胸前,孩子们小心冀冀地双手接过小盆,低头细细看着盆里的鱼儿,口中不停地念诵着经文,再小心冀冀传给身边的人,似乎经过的每一盆鱼儿,大家都想要把它们一一记住。
       河边的孩子们,撸起僧裙,手牵着手站进河里,希望把鱼儿送到可以让它们游得更欢快的地方。大家的美好愿望与期许都伴着诵经的声音一个传给一个,把鱼儿一盆盆地安全护送到小河里。
      河水虽不算湍急,可这从雪山上流下的清泉又怎会不冰冷?看着这些回归到大自然的鱼儿欢快地畅游在河水里,孩子们露出一脸的幸福与无法言语的喜悦!天真无邪的笑容里渗透出的是对每一个生命的尊重。
 


 
今年的多柯河格外清澈!孩子们的一张张小脸在高原的烈日下晒得通红,小河边荡漾着孩子们的笑声,随着河水一直漂向我们目不可及的山边......